广州市悦盛贸易有限公司

栏目导航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行业动态
行业动态
老部长黄洁夫吐真言:社会办医成功,医改才能成功!
发布日期:2017-09-19 信息来源:看医界-公众号 点击次数:555 次

导读:全国政协常委、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表示,医疗改革并不存在着回归公益性的问题,回归公益性的不是在医院和医生,而是在政府,社会办医成功,医改才能成功。


从严格意义上说我们的公立医院不是公立医院,我们93%的创收要靠从病人的服务中去挣钱,医院的院长和医生考虑的是怎么创收,他不是公立医院。”92日,在由北京大学国际医院等机构联合主办的“2017中国社会办医暨医院管理高峰论坛上,全国政协常委、科教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再次向目前国内公立医院机制的运行弊端开炮

 

 

我们的公立医院不是公立医院

 

我觉得我们的医院,包括所有的医院在内,都是公益性的。本身这个医院,就是公益,美国的私立医院也好,公立医院也好,都是公益性医院。黄洁夫认为,医疗改革并不存在着回归公益性的问题,回归公益性的不是在医院和医生,而是在政府。

 

而对于一讲到民营医院,就想到的是莆田系,黄洁夫认为,这是非常错误的。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就是我们很多隐性的壁垒未打破,我们未创造一个很好的社会办医的环境。

 

黄洁夫以台湾的医疗改革为例,他说,台湾从1995年开始实施全民健保,当时的医院构成80%是政府办的医院,只有16%是民营办的医院。可是到了去年,比例反过来了,80%是民营和财团办的医院,只有不到20%是政府办的医院。

 

黄洁夫对这些私立医院的服务非常肯定,他有很多私立医院,长庚医院、奇美医院等,长庚医院从医疗业务水平到服务态度,他完全可以和台大医院相比较。

 

我们的公立医院是公立医院吗?我曾经说过这个话,从某种角度来说,我们的公立医院不是公立医院,我们93%的创收要靠从病人的服务中去挣钱,医院的院长和医生考虑的是怎么创收,他不是公立医院。黄洁夫直言,任何一家医院都不是公立医院。我们现在没有一个真正的像长庚那样的民营医院,尽管有些萌芽,但是很不成熟。

 

社会办医成功,医改才能成功

 

医生可以自由流动,社会办医的瓶颈问题才能解决,现在说千条,说万条就是人才的问题没有解决。黄洁夫认为,社会办医的人才瓶颈仍然非常突出。

 

十八届三中全会精神明确,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上起决定性作用,政府也要发挥好作用,黄洁夫说,这个政策出来以后,他觉得医改是有希望的。

 

但是现在有一种声音,说十八届三中全会这个精神,不适用于医改,我就觉得很茫然。我们是在社会主义市场,我们是市场经济,我们如果不遵守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规律,我们医疗体制的改革很难顺利下去。

 

医生本身就(应该)是自由执业,他可以在我们政府办的医院,也可以在民营办的医院,他可以两个地方都去,黄洁夫介绍,我在澳大利亚留学的时候,我的老师,他是三天在CD大学,有两天,甚至两天半是在他自己的医院。他在公立医院不挣什么钱,他是挣他的名气,挣他的社会地位,他在他自己的医院是赚钱的。

 

黄洁夫认为,我们公立医院的改革一定要形成这样的体制,让我们医生可以自由流动,这个自由流动当然有规矩,不是无原则的多点执业,要怎么保证在政府的职能的情况下,再来进行这个工作。

 

社会办医成功,我们的医改才能成功。黄洁夫认为,我们国家处在一个很好的发展时期,我们医护人员的积极性调查起来,医改才能成功。只有把社会办医融入我们公立医院体制的改革,我们医护人员的积极性才会真正的发挥起来。

 

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的提法很荒唐

 

小病进社区,谁得了病说自己是小病?谁的小孩得了病是小病?谁的老人得了病说是小病?黄洁夫认为,小病进社区,大病进医院的提法,是很荒唐的事。

 

黄洁夫介绍,英国的医学毕业证,有医科,全科,医学全科博士,医学院本身就是全科,我是1963年进中山医院的,我从来没有说我是外科医生,我就是全科医生。医生本身就是个全科教育。所以我们现在不断的要办全科医学院,我觉得是非常好笑的。

 

全科医生不是小医生,全科医生也是专家。我们现在的口号变成全科医生就是看小病,用点红药水,谁愿意做全科医生?黄洁夫很痛心。

 

而英国,设计了很好的体系,大家知道,全科医生和在大医院的专科医生是不一样的,他的职能不一样。但是全科医生在社会上的地位也很高。绝不是成绩不好的就去做全科医生,不是这么一个事情。黄洁夫认为,有些概念在医改政策制定的时候要做调整,使这些概念能够推动医疗卫生事业的真正的发展。


(文章转自网络,侵权即删)